【周江】谁叫我喜欢你

*文笔渣,ooc
*百粉点文第一弹
*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写什么
*大写一个玛丽苏/bu
*喜欢轮回老板的不要看哦(?)
*入——戏——慢——很慢——

@江波涛 OK汉子的点文,貌似爆了字数?懵逼。

*内含原创角色!!!!!/bu
————————————————————————
      江波涛约了周泽楷出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邀人。

      当然周泽楷是同意了的。一身衬衫,外面披了件薄外套,再架好墨镜戴好帽子,这才出了门。

      等出了门才发现自己有东西没带。低头看了看手表,打消了原本想回去拿东西的想法,毕竟,快来不及了呀。这次,周泽楷可不想迟到。

      于是路人就看到了这样一个奇妙的画面:一个长得不错的小伙,戴着墨镜帽子,只穿了一点衣服,在路上急急忙忙地走着。

      不管怎么样,路程多么艰辛,周泽楷还是按时到达了约定的地点。

      那是一个很大的架子,上面长满了花,放眼望去一片紫色。春天到了,紫藤萝也就开了。

      江波涛就站在那片紫藤萝下面,手插着口袋,抬头看着从架子缝隙倾泻下来的阳光。

      周泽楷看着这等情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温暖的阳光整片整片地洒下,不分彼此地两人都被它沐浴着。

      忽然的,江波涛收回了视线,注意到了那边盯着他看的周泽楷。接着就对他招了招手。

      被发现的周泽楷摸了摸鼻子,移开视线走了过去。

      “嗨小周,来了啊。”江波涛笑眯眯地收回手背在身后。

      “嗯。”周泽楷也微微一笑,站在了江波涛旁边。

      江波涛带着周泽楷溜达。不过要做的第一步是坐地铁。这天是周二,而且是上午十点多,地铁里没多少人。两人也就很顺利地坐了上去。

      两人下了地铁,肩并肩走着。路上的人多是神色匆匆,埋着头使劲走着。倒是他们两个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了起来。

      溜达溜达就到了公园里面,也巧,这个公园不收门票。江波涛和周泽楷就这么从正门进去了。
  
      春天,所谓万物复苏,也是发春的好季节。公园,也不愧是公园,各种花儿都长的好好的。

      比如像月季或者是樱花,在路边开的艳呢。

      像退休的老大爷似的周江二人,最终停在了桃花树下面。那是一棵很大的桃花树,据说在公园存在之前,它就扎根在了那里。

      锻炼路过的阿婆爽朗的笑了几声,向看花看得出神的两人解释道:“这春天呀,桃花开的可艳了。你们俩也不必这么惊讶,等风一刮更漂亮呢。”

      周泽楷听了阿婆的话,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抬头望了望开得繁茂的桃花,又看了看那边笑眯眯地跟阿婆挥手告别的江波涛,觉得岁月静好。

      两个人随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周泽楷伸手随意地卷着身边的小草,江波涛双手环着膝盖看着飘落的些许桃花瓣。

      等到周围没有了人,江波涛倏地站起来神色认真的看着周泽楷。“小周,我跟你说件事,认真的。”

      原本跟小草玩着的周泽楷也认真了起来,手撑着地站起来拍拍身子对江波涛点点头:“你说。”

      周泽楷说完这句江波涛那边忽然就没声了,他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搓着,视线也不敢与周泽楷对上。

      江波涛本来想直接跟周泽楷坦白的,不过看到他认真的目光,还是有些迟疑。嗓子感觉十分干涩,这时候一阵风吹过,好像是吹醒了江波涛。

      在风的吹动下,桃花瓣纷纷扬扬地飘下,落在树下沉默的二人之间。恍惚间周泽楷听见江波涛说了句:“分开吧。”

      分开吧,我们不合适。

      周泽楷当时脑海里跳出的是之前苏沐橙给他推荐的言情剧的话。现在想想真是很适合用在这里。

      江波涛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周泽楷还在呆呆的看着江波涛的背影,好像在期待他能转身对他说一句“骗你的啦。”

      不过江波涛没有。就这么直接消失在周泽楷的视线里。

      周泽楷瞬时有些想哭,不过他想起来江波涛不喜欢看他哭,于是就抬起头看着还在飘落的桃花瓣。

      记得有谁说过抬起头眼泪就不会落下来了。

      那阵风还没吹完,倒是把周泽楷吹了个透心凉。原先还觉得这风挺有诗情画意,现在对这风只有些许的厌恶。

      都说许多相爱之人在飘落花瓣的树下定情,而分离的指不定就他一个。

      周泽楷看着一地的落花,好像体会到了张佳乐在孙哲平离开时候的感觉。心痛,无奈。

      他当然是可以拦住江波涛的,但是他没有那样做。周泽楷并不想强迫江波涛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当然这事是周泽楷自己脑海里定义的。

      盯着桃花的眼睛有点酸了,眨巴眨巴眼睛,发现泪水还是流了下来。伸手拭掉了眼角流下的泪,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回到轮回俱乐部,周泽楷直接回了宿舍。过不多久,宿舍门被敲响,门外站着杜明。他说老板找他有事。

       从宿舍到了老板的办公室,老板正靠在那张大的皮椅子上,似是等着他来。

      周泽楷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就被老板说让他离开。

      周泽楷很茫然,不过还是退了出去。他刚关上房门,屋子里面的老板就露出了一个笑容:终于分开了吗。

      这么晃晃悠悠地走到了训练室,周泽楷看到了那边戴着耳机认真看着屏幕做练习的江波涛。

    那边专心做着练习的江波涛装作没有看见周泽楷那双受伤眸子,也强迫自己不要转头看一眼。

    周泽楷一看原来屡试不爽的招行不通了,撇撇嘴回了自己位子。

      周泽楷刚坐下也没有点开训练软件,手指若有若无地敲着面前的键盘。

    忽然的,周泽楷好像想起什么来,转过头看着江波涛。刚刚进训练室的时候没注意到,现在才发现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对,眼镜,江波涛换眼镜了。周泽楷瞬间注意到江波涛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不是当年周泽楷陪他去买的那副了。
    
    对,江波涛原来的眼镜是周泽楷陪他去配的,当时周泽楷还问他视力怎么了。江波涛只是笑嘻嘻地回答他:
    
    “都是天天面对电脑的人,有点近视也没什么嘛。再说我也不是很严重,可能就是对着电脑的时候要戴着而已啦。小周不要担心呀。”
    
    后来周泽楷帮他拿了一副眼镜架,非常认真地给江波涛戴上。“就这个了。”江波涛照了照镜子,觉得还挺正常,就摘下来递给了老板。
    
    “来这个小伙子,我看看你要戴多少度数的啊。坐这里坐这里……”
    
    周泽楷倏地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转过身去装作刚刚没有看江波涛。掩饰性的点开了训练软件,开始了跳高训练。
    
    大概是心急,也可能是因为悲伤,周泽楷没练一会儿就从跳台掉下去了。从暗下来的屏幕里,他看到了江波涛的眼神。
    
    那是一种被抓包的躲闪的眼神。
    
    周泽楷心下一阵欣喜,江波涛之前肯定是逗他玩呢。接着,江波涛就把周泽楷叫了出去。
    
    “队长,我找你有点事。方不方便出来说?”
    
    队长…。好疏离的称呼,自己是多久没有听到过了。听到江波涛招呼他,周泽楷起身出了训练室。
    
    “队长我说真的…”又是这个称呼,周泽楷这次没有听到江波涛后面说些什么,他也不想听。
    
    因为他直接抱住了江波涛。
    
    借着原本的身高压制,周泽楷成功的把江波涛抱在怀里,而江波涛的头也准准的磕在周泽楷的胸前。
    
    胸膛里的心脏正一下一下地跳动着,扑通扑通。皮肤的温度隔着队服准确的传到江波涛的面颊上。
    
    江波涛想要伸手推开他,但是周泽楷的手臂箍的很紧,江波涛使劲的往前推也只是让自己离周泽楷稍稍远了点然后又磕了回去。
    
    挣扎了许久,江波涛也放弃了,靠在周泽楷身上又想起了那天下午,老板找他去办公室谈话时说的话。
    
    那天训练结束,技术部的佟林找到了江波涛,说邹老板找他有事。江波涛不解,但还是敲门进了老板的办公室。
    
    轮回的老板姓邹,名铭。邹铭看江波涛进了办公室,用脑袋点点桌前的那把椅子,示意他坐下来。

    江波涛拉开那把椅子,坐下之后正襟危坐等着老板发话。邹铭慵懒地拿起桌面上的水笔熟练的在指间转了几个圈。接着他把一个文件袋扔给江波涛。

    江波涛打开了那个划过来的文件袋,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照片。是周泽楷和江波涛的照片。江波涛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老板的声音已经响起。

    “你是不是跟小周在一起了。”老板的声音低沉,就连江波涛也听不出语气里是喜是怒。
    
    “嗯,是啊。”江波涛翻着手里的照片,却发现这些照片照的非常艳,非常私密。在这个同性恋还未被完全接受的社会,江波涛和周泽楷两个名人,简直就像是两个异端。
    
    “老板,我知道你找我要做什么了。”江波涛语气是少有的颤抖,好像不愿意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对,江波涛,我告诉你。你不要再缠着小周了,这对轮回和小周都不好。”老板冷清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甚至还夹杂着些许不屑。
    
    江波涛把手里的照片收好,放回了文件袋了。他低着头,像是在思索什么。过了许久,江波涛才抬起头,对着老板露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了,我会和小…队长分开的。”如果忽略他微微发红的眼眶,这就是最完美的话语了。
    
    江波涛回忆起了不太愿意想起的事情,猛然发现自己还在周泽楷的臂弯里,猛的一发力,终于从周泽楷的禁锢里退出来。
    
    他当然看到了周泽楷受伤和质问的目光,但他现在只能当做没有听见。
    
    周泽楷很气愤,他不理解为什么江波涛会推开他,就好像,他讨厌他。周泽楷当然没忘记当时是他告的白,但是江波涛也说过喜欢他。
    
    他不理解,为什么前几天还好好的,现在他们两个就成了这样。他会不会喜欢上了别人?
    
    周泽楷越想越气,然后直接把一把推开自己的江波涛拉近,对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霎时,空气中只剩黏膩的呼吸声,和江波涛呜咽的声音。
    
    不可以,不可以。江波涛脑海里不断的闪出这句话,不可以再继续了。

    江波涛最终还是挣脱了开来,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仓皇的跑过走廊转角消失在楼梯转角处。这么站着,接着周泽楷回到了训练室。 

    眼尖的杜明看着江波涛不见了,刚想开口问周泽楷,却被他一个眼神把话憋了回去。  

    “继续训练。”周泽楷撂下这一句话就坐在了自己的电脑前,开始了日常的训练。 
    
    江波涛在第一级楼梯前面,靠着身后的墙慢慢滑落,最后跌坐在地上。他轻轻抬起手,摘掉鼻梁上的眼镜,接着无力地垂下了拿着眼镜的手。  

    “哒哒哒——”楼梯间传来鞋子摩擦地板的声音,江波涛戴上眼镜抬头看去,竟是楼上下来的方明华。  
    
    “明华哥,怎么了吗?”江波涛扶着墙站起来,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微笑着朝方明华打招呼。      
    
    方明华见江波涛这样,皱了皱眉,伸手点点江波涛的脑袋,“说吧,你跟小周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方明华虽说是问江波涛,不过语气里充满了肯定。江波涛收起了笑容,认真的对方明华说:“明华哥,我跟队…小周真的没出什么事。”    
    
    方明华有点生气了,他弹了弹江波涛的脑门,自己朝楼下走去:“走,下去转转,也顺便解释解释。”      
    
    江波涛无奈地跟着方明华往下走,轮回的绿化可谓是打理得很好。正逢春天,俱乐部里栽的花也都开了。      
    
    不过江波涛可没心情欣赏。      
    
    方明华和江波涛之间存在着诡异的沉默,最终,方明华停在了俱乐部的草坪上,对着站在路边的江波涛挥挥手,示意他过来坐。  
    
    江波涛叹了口气,任命般地走过去坐在方明华旁边的草地上。“明华哥,有事你说,你现在这样还挺吓人的哈哈。”江波涛摸了摸鼻子,不去看方明华的眼睛。      
    
    “行了,小江,说说吧。”方明华没有去管江波涛调节气氛的举动,直接一刀切正题。      
    
    “明华哥您别逼我行嘛——”江波涛在草坪上躺下去,手背在脑袋后面看着天上顺着一个方向飘的朵朵白云。      
    
    “其实,上次你去老板办公室我都听到了。”方明华叹了口气,也学着江波涛一样躺在草坪上。侧着头,看着江波涛。“你也别太担心,其实…”方明华坐起了身子,手撑在草坪上认真的看着江波涛。    
    
    “明华哥…”江波涛打断了方明华未说完的话,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跑到路边对着方明华大喊:“谢谢明华哥!”接着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大楼门口。
    
    方明华坐在草坪上微笑地看着江波涛消失的地方,拿起手机。“媳妇儿我成功的凑成了一对儿!”
    
    上了楼江波涛停在了训练室门前,想着应该怎么跟周泽楷解释之前的事。罢了,以后再说吧。这么想着,江波涛离开了门口回到了训练室。

    上了楼还是在训练室门口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败给了自己,抱着以后再去解释解释的心思,江波涛转身离开了门口回宿舍去了。当然他也没看见训练室里那望过来的视线。
    
    周泽楷的心思一直没在训练上,而轮回的其它队员也看出来自己队长的异样,只是都没说什么。
    
    最后可算是挨到了训练结束,周泽楷一拍键盘就往外面走。看到江波涛在门口徘徊的时候周泽楷就发现了,江波涛神情跟之前根本不一样。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唤醒了躺在宿舍床上双目无神的江波涛,晃晃悠悠地下地床上拖鞋,在拖鞋和地面的摩擦中来到了门口。“谁呀——”
    
    门外没有声音,依旧是一小阵敲门声。江波涛略带疑虑地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略带气喘的周泽楷。
    
    “有事。”周泽楷一等门开了就一手把门撑住,以免江波涛又一次“啪”的一声把门紧紧闭上——不管是宿舍门还是心里的那道心门。
    
    “行啊,那小周进来说话吧。”江波涛微微侧身,把进屋的通道让给周泽楷。等他进来之后把门轻轻关上。
    
    “不理我。”周泽楷一进屋就对着刚刚走过来的江波涛说,脸上一个大写的委屈。
    
    “哎呀小周一来就直切正题呀,不应该先聊点天气啊有几个星星几个月亮啊之类的吗。”江波涛笑眯眯地接下了周泽楷的话头,然后就接了下一个话题。
    
    周泽楷在那边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还抬头看了看窗外,过了一会才抬起头直盯着江波涛的眼睛:
    
    “晴天,无数个,一个。”
    
    “……”饶是能言善辩的江波涛也难能说不出话来,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气氛才又些许地活跃起来。

“江。”周泽楷忽然开口,脸上还有些许的薄汗,“别不理我。”

他很怕,他怕江波涛放弃他,怕江波涛以后再不理他。这感觉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被强迫进了深水区,而原本一起帮忙的人不知何时消失了。

这种恐慌感,脚下不是实地的虚无感,一瞬间都涌上心头,充斥整个大脑。有的时候,不是人人都能理智应对。对未知的恐惧,永远是最可怕的。

“小周。”江波涛正经了起来“我不会了。”他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不希望再在他眼里看到迷惘和无助。

什么战队老板之类的都去死吧。当时的江波涛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谁敢欺负小周,我就干死谁。

谁叫我喜欢你呢。
-end-
————————————————————————
一写上就停不下来。安详

手机没法@,等能用电脑了再…说。

烂尾系列,虫很多…。安静。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鞠躬。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樱井翔官方认证女友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