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那里?这里。

 *文笔渣,ooc
*李轩生贺

*cp双鬼,摄影师paro

*这次写的我有点懵。凑合着看看哈。

—————————————————————————————— 
01
    周六,太阳光从天上直直地射下来,春天的公园里满是游人和孩子,嘻嘻哈哈的声音这么回荡在这广袤的天空下。 
 
    李轩作为一名称职的摄影师,当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一个机会。一大早跟着太阳一起爬起来,对着刚升起来还不是很亮堂的太阳来了个特写。 
     
    一身衬衣,普普通通的牛仔裤,怎么会有人想到这是摄影圈大名鼎鼎的逢山大大。当然,我们的李轩是不会脱离生活的,公交车总是认识生活的最好选择。 
     
    不过唯一要担心的就是脖子上的摄影机别被撞坏了。 
     
    但是因为是清晨,车上也没有多少人。车上算上李轩就只有两三个准备去公园跳舞的大爷大妈了。 
     
    也可能是因为李轩面善,一般还喜欢微笑,那大妈就这么凑过来跟李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了。 
     
    “小伙子,工作辛苦啊,一大早就爬起来。早上冷怎么穿这么点。”那大妈也就60出头,看着挺年轻的,让李轩不由得想起来自己远在故乡的母亲。 
     
    那边的大爷闻声也凑过来,捏了捏李轩的衣服,附和道:“是啊,这大清早上的可冷着呢。咋不多穿点出来。” 
     
    李轩摆了摆手,含笑对着那大爷大妈说:“没事的,我一直这么穿,习惯了习惯了。” 
     
    聊着聊着李轩就该下车了,下车之后才发现那两个老人——虽然不能算老人——他们在车窗里朝着自己挥手。 
     
    李轩心里一暖,腾开了本来抓着摄影机的手,也朝他们挥了挥手。接着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将那辆即将远去的公交车,定格在摄像机的SD卡里。 
     
02
    李轩在公园门口翻看了那张照片,照片里的两个人都笑得开心,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李轩心情大好,然后就…忘了买票。 
     
    好吧,在被警卫拦下的时候,李轩才想起来买票这件事。都是公园的错!被围观的李轩这么在心里嘶吼着。 
 
    OK,我们的李轩大大成功的进入了公园,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他会选择哪些景物吧![记者腔] 
     
    因为春天,桃花、月季、樱花、兰花…什么的都开了,不过李轩主要的摄影对象,是人。 
 
    李轩以前的摄影作品中大多都是揭露现实或者暖人心一类的,很少会有景物的照片。不过就算有景物,也是很少的那种。 
 
    这一次,他打算换个风格,拍花。 
     
    这其实不是很难,但是李轩想要的效果不是单独的花草,最主要的还是花草背后的背景。 
 
    挂着相机在公园里转着圈,路过的大爷大妈也看过了好几波。一上午过去了,还是没找到什么好的景。李轩叹了口气,这风格切换真不容易啊。 
     
    他忽然发现,在那边角落里不起眼的枇杷树前站着一位青年。头发略长,下午的阳光照射在漆黑的发丝上,闪着光。虽说穿着白衬衫,但却一点不显平凡。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因为背对着所以看不见眼睛。 
     
    那青年端着一个摄像机,对着那枇杷树对焦换位置对焦。李轩走上前去,发现这个青年面容姣好,眼镜遮挡不住眼里迸发出的光芒,映衬着左眼下的一点泪痣,更显妖娆。 
     
    莫名地,李轩举起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个景色。白色的枇杷花,白色的皮肤,白色的衬衫,一切是那么和谐。 
     
    03
    李轩有点迷茫,他发现自己照下的照片,完全不能跟眼前的实物媲美。他的照片被誉为是最真实的照片,也可以说是最写实的照片。 
 
    这一次,他放下了摄像机,决定用眼睛,用脑子,好好记住这一幕。 
     
    当然,要在青年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可惜,正认真观察的李轩,和忽然转头的青年对上了视线。 
     
    卧槽好尴尬。李轩心里纠结,脸面上有点挂不住。妈呦被抓包了。他抓了抓脸颊,笑呵呵地走过去跟青年搭话:“诶我看你照相技术不错啊。” 
     
    “是吗?谢谢。”青年的声线很干净冷清,原本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愣是被认可带上了一层激动,当然,不会有多少。 
     
    “是啊是啊。”李轩猛点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说圈名。我看你这样肯定是摄影圈的吧。”李轩眼珠子向上一转,又回到了青年身上。 
     
    “鬼刻。”青年没对李轩的话多表示什么,只是说出来一个名字,便继续摆弄着手里的摄影机。 
     
    “你你你是鬼刻?!”听到青年声音的李轩不由得叫了出声。就这名字,勾起了他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的信息。 
     
    04
    [几天前] 
    这时候,李轩正刷着微博,突然一条@忽然弹了出来。估计又是什么摄影作品吧。这么想着,就戳开了那条@。 
     
    哪想,看到的不是秀丽的风景,不是写实的故事,而是一张微博主页的截屏,还配了行字。 
     
    “我就是个路人甲:妈呀这个人好猖獗,居然说要超过逢山大大。敢问大大怎么看?@逢山鬼泣V[图片]” 
     
    那截图里的主页个人说明赫然显示着“超过逢山。”李轩忽地对这个人起了点兴趣,瞥到用户名是鬼刻之后,戳开了个人简介。 
     
    哟嚯还是个妹子,语气这么狂傲啊。 
     
    随意地翻了翻便关掉了个人简介的页面,鼠标一滑就移到了关注上方,比划了很久还是没有摁下去。 
     
    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鼠标移到了悄悄关注的位置,不带丝毫的犹豫,随着鼠标“咔哒”一声,显示关注成功。 
     
    他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安下了心。 
     
    又浏览了这个“鬼刻”妹子的微博,发现摄影技术真的很好。怪不得语气这么狂傲。不过不同于李轩自己的风格,这个鬼刻善于摄风景花草一类,看着这些照片李轩总觉得手一摸就能摸到真正的花草树木。 
     
    或许可以去讨教讨教?李轩摸摸下巴,还是打消了这个决定。别人妹子都要超过自己,自己还去问她,这不是胡扯呢吗? 
     
    而我们常常把这种行为概括为一个字。 
     
    怂。   

     
    05
    而现在,李轩彻底愣住了。他在微博上看到的“鬼刻”,居然是个男生?!虽然长得很帅就是了。
    
    那青年捣鼓完了照片,见李轩没有回应,随口问了一句“你的呢?”语气之随意让李轩确认这就是那个“鬼刻”。
    
    “我cn……逢山鬼泣。”略带尴尬和犹豫地开了口,刚想撒个谎却被那青年一个眼神咽了下去,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真实的cn。
    
    对方安静了许久,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李轩才又一次听到回应:“是那个逢山?”青年疑惑和不敢相信的语气有点刺痛李轩的心。
    
    我不就是长得平常了点吗!这能怪我吗!
    
    “是的,就是那个逢山。”李轩心痛的回应了对面的反问,忽然想起了他的照片,开了自己的摄像机递到青年面前,“花草什么的我不会照,鬼刻你能帮我看看吗。”

    “吴羽策。”青年…哦不吴羽策接过了李轩递过来的摄像机,翻看着之前李轩晃悠时候的随拍,皱了皱眉,“逢山大大居然也有不会的地方了?”
    
    “李轩。”李轩听懂了第一句话的那个名字,也报出了自己的。他见吴羽策皱眉有些急忙,连忙把头凑过去看,把自己的跟吴羽策的照片一对比,还是比较尴尬的。“诶阿策你用什么照的啊。”
    
    吴羽策正专心看着照片,恍然听见李轩在叫着什么,本就对称呼不太在意,也就不去管李轩怎么叫。“用心。”他玩笑地看着李轩吃瘪的表情,收好了东西打算换个地方。

    “诶说起来阿策你为什么要超过我啊。”李轩贱兮兮地跟过来,脖子上挂着的摄像机一晃一晃的,将掉未掉的,“就不能和平共处嘛。”
    
    吴羽策有点恍惚,为什么非要超过他?自己喜欢上,爱上摄影,大概就是逢山鬼泣——也就是李轩的那套照片吧。
    
    06
    那时候的逢山鬼泣还不出名,也只是芸芸众多摄影爱好者的其中之一。吴羽策当时大二,正是闲散的时候,对其它的事都没什么兴趣的时期。
    
    接着,大二升大三的那个暑假,第四届荣耀摄影大赛拉开了帷幕。吴羽策也是听室友方锐说的这届大赛,原本并没有什么兴趣,后来实在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跟着去了。

    这届荣耀摄影大赛不同于往日,摄影高手辈出。举个例子,如果第二届第三届的摄影高手一两个的话,那第四届就是七八个。人数成倍增长。
    
    这次因为摄影师太多,所以只请了三位来到现场。一是以庄严肃穆风格著称的石不转,二是每次只猫在一个角落拍摄的夜雨声烦,三是精雕细琢后期的生灵灭。
    
    这三位特别来宾都被邀请到最前面的展台上,跟台下的人打着招呼。舞台最顶端的荣耀logo在阳光下奕奕放光。
    
    台下的人高喊着“石不转大大好帅!”“夜雨大大my嫁!”“生灵灭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吓得吴羽策规避了这一块区域,去被冷落了的照片墙逛着。
    
    方锐也跟着吴羽策一起,嘴里还嘀嘀咕咕的“唉这次逢山大大没来,可惜了。诶我跟你说吴女士我可是逢山大大的小粉丝呢~”
    
    吴羽策眦了他一眼,“你不是唐三打大大的小粉丝吗。爬墙了?”接着,没有理会方锐的解释和跳脚,凑近了一张墙上贴着的照片。
    
    那照片没有什么美轮美奂的风景,没有金碧辉煌的房屋,更没有什么美女帅哥。最简单质朴的地方,构建起了这个社会。照片下面贴着一块牌子——
    
    作者:逢山鬼泣。
    
    07
    “正是因为喜欢,所以才要超越。”吴羽策忽然转过头来,直视着李轩的眼睛,语气是的从未有过的认真和坚定。
    
    李轩没有说话,两个人这么安静地对视着。那一瞬间,李轩似乎看见了吴羽策眼里闪烁着的梦想。从之前的茫然迷失,到现在的直指目标。一次摄影展,改变了一个人。
    
    一阵风吹过来,扫起地上的落叶,吹乱吴羽策头上不那么认真打理的头发,吹得老木楼吱嘎吱嘎的,吹得衬衫也哗啦啦地轻响。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请允许我跟你一起——”李轩把两只手合在嘴边,做成一个喊筒形,高声朝着并不太远的吴羽策喊去。
    
    吴羽策一听,也乐了,学着李轩的动作回喊:“你先把花草拍好再说啊!”
    
    “说真的,阿策你刚刚很漂…帅气。”在那阵风经过之后,吴羽策靠在一边的树底下,李轩躺在他折起来的脚边认真的…口胡了。
    
    “所以?”吴羽策不明所以,他也不是没听出来李轩最开始想讲什么,不过深究也无益。他从胸前把摄影机举起,对准前方波光粼粼的湖面来了一张。
    
    “所以,我照下来了。”咸鱼李轩突然翻了个身,举起手中的摄像机认罪般的低下头,不过难掩唇边小小勾起的一个弧度。
    
    “我也是。”吴羽策没有管李轩,只是点了点头指指自己手上的相机,“我看看。”他伸手结果李轩举起的摄像机,并把自己的那个给了他。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认真看了相片里的自己,然后还给了对方。
    
    “阿策你手机多少,以后方便联系”李轩在看着余晖快要撒下的时候问那边也快离开的吴羽策,端起手机一副抢红包的表情。
    
    “我说你没必要这样吧。”吴羽策一脸尴尬地看着跃跃欲试的李轩,最终叹了口气报出了一串数字,“我先走了,有事微博。”然后,踩着余晖离开了李轩的视线。
    
    李轩最后试着张望了一眼,还是没有看到,也就转身离开了。面子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心里却是吃了蜜一样甜。
    
    08
    到了家里,李轩一下子给电脑开机,插入相机SD卡,把之前的那张吴羽策的照片拿出来打算修一修。
    
    一个半小时,经过了与手速和网速的拼搏,李轩终于修完了这张图,这也是他修的最认真的一张。
    
    点开自己桌面上的微博图标,编辑,添加图片,把刚刚修好的照片放上去。
    
    “逢山鬼泣V:一起加油吧!@鬼刻[图片]”
    
    发完之后随手刷着主页,发现了也是刚刚发出去的一张照片。不是别人,正是李轩自己。一看人,鬼刻。
    
    “鬼刻:一起加油。@逢山鬼泣[图片]”
    
    同时,自己的@也响了,就是之前的东西。鼠标移上转发,配字。
    
    “逢山鬼泣V:当然//鬼刻:一起加油。@逢山鬼泣[图片]”
    
    两个人分居两地,两根网线两台电脑,两个状态两个灵魂,却在此刻相交为同一个内容。
    
    一起加油。
     

     09
    就这样,原本的撕逼事件的两个创始人,熟悉了起来。一来一往的在微博上面聊的欢快。三个月也不过是一转眼的事儿,春去夏来,天气渐渐变得炎热起来。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三个月使两个不相识的人认识,也同样可以使两个人相知。
    
    李轩忽然觉得自己这三个月瞬间就过去了,平日里跟吴羽策说说话啊,探讨探讨取景啊,有时候也约出来小聚一下。
    
    这天,太阳没有以前那么晃眼睛那么照人,李轩心里天人交战了一小会儿,就摸出手机拨通了吴羽策的电话。
    
    “喂。”电话特有的电磁音显得原来的语调有些许的上扬,“李轩?”许久没有听到声音,吴羽策对着听筒问了一句。
    
    “啊哈哈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明天下午这个时候有空吗?有两张图想让鬼刻大大给提点提点呀。”李轩搔了搔脑袋打着哈哈,拐弯抹角地邀吴羽策出来。当然这些都是借口,而在选择做这事之前,李轩也是纠结了好一会的。
    
    “行,到时候地点发过来。”吴羽策应了一声,在电话那头翻起了日历。确认没事之后就答应了李轩的邀约。
    
    “好嘞那明天见!”随着李轩元气十足欣喜的声音传来之后,就剩下系统的一阵盲音。吴羽策愣愣地把还在耳边的手机放下,摇了摇头继续改图。
    
    10
    第二天下午,李轩准时地到达咖啡馆。位子还是不错,靠近窗户,面朝大门。他两眼死死的盯着门口的风铃,等待它响起的那一刻。午后的阳光撒在门口的地毯上,透过玻璃反射出别色的光。

    “铃铃——”
    
    门被推开了,它的晃动让挂在上面的风铃轻轻响起。李轩打了个激灵,迅速收回视线低下头装作摆动手机。
    
    “一杯拿铁加奶,再加个红茶,谢谢。”吴羽策在前台停留了一会儿,帮李轩要了一杯咖啡就去了那个位子,坐定在李轩对面。

    “你看这个,亮度有点高了。这张大概…65左右吧,再往下调10就行,不过逢山大大怎么会有这种失误呢?”吴羽策伸出一根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给前几天看到的照片做了个简单的评价。
    
    “…阿策你怎么看出来的,我真的调了65…啊谢谢!”李轩本来是想考考吴羽策对亮度的敏感性,没想到被看穿了,只能悻悻地收起了捉弄心理。
    
    恰好服务员端来了之前要的饮品,李轩转头微笑说了声谢谢接过盘子,把其中一个递给对面的吴羽策。
    
    李轩端起杯子嘬了一口咖啡,润一润嗓子准备开口,却被咖啡苦到了缓了一会儿才开口:“那个…咳咳,阿策我…”
    
    这时候风铃又不是时候地响了起来,门外冒出一个脑袋,四下张望了一下锁定了李轩这桌。不,确切的说是锁定了吴羽策。
    
    接着门被彻底打开,一个面容清爽活力满满的21、22岁青年走了进来。一身轻快的短袖T恤,半截裤,明明是很普通的打扮却愣是被他穿出了时尚味。
    
    那人走到吴羽策身后,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脸上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吴女士——”
    
    吴羽策脸上难得出现了无奈的神色,他没有伸手拍掉挂在肩膀上的手,只是说了一句:

    “猥琐方。”
    
    11
    李轩觉得有点委屈,好吧也不能怪别人,明明就是他自己没有抢占先机。在方锐一个劲地插科打诨的时候,李轩已经在心里自责上了。
    
    接着他看见眼前伸出一只手来:“你好啊!我叫方锐,是吴…羽策的同学”他叫吴羽策名字叫得那么生硬,像是生生被人扼住了喉咙之后才发出的。
    
    “你好,我是李轩。”处于礼貌,李轩也伸出了手,然后一脸困惑地看着那边神色惊诧的方锐,“…怎么了吗?”
    
    “原来你就是李轩!!”方锐拔高了音量,又在接收到柜台的老板娘一记眼刀之后压低了声音,“原来吴女士一直说的就是你啊!”
    
    方锐的神色有点古怪,这种莫名其妙的嫁女儿的错觉是怎么回事!而且…。李轩看了看那边悠然喝茶的吴羽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猥琐方,出来一趟,我跟你聊·点·事。”吴羽策放下了茶杯!吴羽策拖着方锐走出了门!吴羽策…不见了?
    
    李轩放弃了去追寻的目光,心思回到手里依旧热乎的咖啡。嗯,不像之前那么热了,可以喝了。
    
    哇好苦…。李轩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咖啡上面,却没办法不去想独自出去的两个孤男寡男。
    
    猥琐方…。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不知道阿策能不能行。不会被什么方锐的拖去小树林然后…噫!!!
    
    李轩及时打住了自己的脑洞,与其说是嫌它太奇怪,倒不如说不愿意这种事情真正发生。
    
    接着一阵风铃——吴羽策又拖着方锐回来了。还好还好,李轩拍了拍胸口,还好没有什么奇怪的事。
    
    “李轩。”吴羽策一坐下,就开口叫了李轩的名字。还没等到李轩应一声,吴羽策就接着说了下去:“我喜欢你。”

    “…啥。”李轩还没缓过劲来,不经大脑思考吐出来一个字,刚说完就暗叫不好,刚刚…阿策是不是告了白?!
    
    吴羽策抿了抿嘴,伸手使劲戳了一下正想插嘴的方锐,“李轩,我喜欢你。”
    
    李轩张了张嘴,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和兴奋,估计就是顾忌这环境要不然直接扑过去了。妈妈!喜欢的人跟我表白了!你看到了吗!
    
    那边方锐喜闻乐见地看着李轩脸上出彩的表情,撂下一句:“诶呦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找我家小江玩去了,回见~”
    
    吴羽策坐在那边嘬一口茶,神色如常,就像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

    答应,肯定会答应。但是李轩在思考的是怎么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冲动。倒是吴羽策,跟没事人一样拿出一个信封。
    
    他把那个信封推给李轩:“联盟发来的信,说是让我参加第五届荣耀摄影展。”

    12
    
    李轩赶忙拉过来看,果不其然信封的封面上一个极大的荣耀logo,烫金的封面显得非常正式。
    
    “此届摄影大赛以…两人为小组?!”李轩拆开信封,读起里面手写的娟秀字体。

    没想到这次联盟另辟蹊径,两人为小组…。李轩在心里暗暗思衬,猛然间想到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跟阿策一个小组。
    
    而在他问出口之前,吴羽策已经点了点头,回答他在心里提出的疑问:“官方回应:只要两人自愿,就可以组队。”
    
    李轩兴奋地点点头:“那阿策我们两个一组吧,绝对碾压别人!”
    
    窗外天色已经不早,些许的夕阳从云层探出了头。一个下午,安安稳稳平平淡淡,配着咖啡和茶,再夹杂些许小插曲和喜讯,就这么过去了。
    
    而吴羽策没有理会李轩的提议,直直的指出一点:“之前我跟你说的话,你该回答了吧。”
    
    李轩幡然醒悟,连忙擦了擦嘴巴,就差没站起来了:“在下李轩,在此发誓今生只爱吴羽策一人!阿策你要相信我啊!”
    
    吴羽策也被他这样子给逗笑了,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下,李轩还是觉得心里都暖了。不是有人说什么,一定要守护这笑容?诶呀太中二了。
    
    “那么,李轩同志,我正式任命你为小组组长。”吴羽策似是被气氛所感染,也变得不太正经起来。
    
    李轩心口一块暖暖的,这回他站起来了,右手举到太阳穴处,不顾别人疑惑的目光,对着吴羽策说道:“保证完成任务,吴副组长!”
    
    吴羽策举起了相机照了下来。 

 

    13

    接下来的两个月两人四处游走,为了寻找一个景,一些事,他们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当然,是穷游。 
 
    等回到X市,已经是两个半月之后了,不过摄像机里的东西分量很足,几乎是他们这两个半月所以的付出和努力。 
     
    “阿策,你看!我们就用这个参加比赛!”李轩从摄影机里拆出SD卡,在灯光下举起了那张小小的卡片。 
     
    “你…放下,别弄丢了。”吴羽策刚刚换好SD卡,一进房门就看见这样一个情形,连忙出声阻止。 
     
    最后的修图,是两个人共同完成的,亮度对比度,精选照片,涂掉多余。这些事情花了两人三天。 
     
    三天之后,李轩看着电脑里的文件夹,觉得心里有什么正在溢出。这种满足感可是以前没有的。 
     
    14
    又一个月,第四届荣耀摄影大赛如期举行。这次陪着吴羽策逛大赛的不是方锐,而是李轩。 
     
    想来当年因为李轩关注的摄影,因为逢山鬼泣那副图而下定的决心,在现在都在心里化为了淡淡的甜。 
     
    是那个位置,自己看见逢山鬼泣图片的位置,现在那里贴的不是一人的照片,是两个人的。 
     
    作者:鬼刻,逢山鬼泣。 
    -end-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樱井翔官方认证女友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