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肖】最重要的东西

*文笔渣,ooc
*肖时钦生贺24h
*学校在S市!
*校园paro,cp王肖
*最后完全就是赶出来的……有空改一改
————————————————————
    01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G高的校长,冯宪君。欢迎大家来G高就读,要知道我们G高……”
   
    领操台上站着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声音平淡无波,就像各个学校一样,每次的入学仪式总是冗长而又烦躁。
   
    夏日的骄阳狂傲地挂在天上,俯视着这群已经汗流浃背却不能站在阴凉下乘凉亦或是吹风的大一学生。
   
    有些人比较幸运,班级站的地方正好是树荫底下,有些人则较惨,站在太阳底下不说,还要面对国旗杆子反射出的刺眼阳光。很不幸,肖时钦就是那类被太阳晃瞎眼还不能低头的人。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在校长讲话时候谁也不能低头,被发现一次太阳下面负重绕操场跑三圈。哦对,一圈400m的操场。
   
    而且而且,肖时钦还带眼镜。他相信,他一定是整个大一年级最想这开学典礼结束的人了。
   
    哦这破校长。
   
    哦这破学校。
   
    这就是第一天来上学的肖时钦对G高最大的感受。
   
    他当然没想到第二天,噩梦才刚刚开始。
    02
    肖时钦自然是不知道开学典礼是分三天,据说是学校为了体谅同学而分开了,不过,就以往的前辈的说辞,就是校长觉得一天不够讲。
   
    第一天讲讲学校的历史,人文,环境,人才,第二天才讲的校服购买,食堂纪律,校纪校规,而第三天就是学生会长发言。
   
    第一天第二天我们不说也罢,也就那么点事儿,也没啥幺蛾子。要说有就是跟肖时钦同一届的黄少天因为校长发言的时候没有抬头而被罚跑操场六圈。
   
    为什么是六圈呢?你见过被罚完了作死跟校长理论结果加罚的吗。见过的自然知道,没见过的今天也看到了嘛。
   
    好的我们来说说第三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一种见面。领操台上教务处主任叶修拿着话筒,说了一句“接下来我们请学生会长王…杰希同学咳,来讲个话啊。”
   
    这时候从领操台的小台阶那边上来一个人,校服穿的规规整整,脖子上的领带随着走路而一摆一摆的,头发看起来很软的样子但一配上那副严肃认真的侧脸,倒是让人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当然等到王杰希转过头面对大家的时候,便有零碎的笑声,最后扩展到整个操场。
   
    或许是习惯了,或许是对低年级的包容,王杰希只是皱了皱眉头就端起话筒开始说话。
   
    “大家好,我是G高学生会会长王杰希,今天就跟大家讲一讲学校的社团和基本配置。
    我们社团可以自行申请,申请社团前提是初始成员五人,固定场地和指导老师,最后由教务处主任批准后社团成立。
    学校以住宿为主,如果走读生不想住宿舍要向教务处批准后由家长签字之后去德育部领取走读证。
    宿舍在教学楼后面,四个人一间,每间宿舍都有洗手间,衣柜和桌子,如果晚自习上完可以回到宿舍继续学习。
    最后是现有社团:G高校报社、G高学生会、G高动漫社、G高篮球社、G高文学社、G高机械社、和超级无敌宇宙最帅医疗卫生社。”
   
    台下的同学听到最后一个社名的时候都纷纷忍不住丢下矜持疯狂的笑了起来,特别是配着王杰希冷清的语调和面无表情的脸,怎能不笑!就连一直严肃认真的张新杰也勾起嘴角,更别提黄少天和郑轩了。
   
    王杰希说完这些就下台离开了,眼神好似看遍红尘。当然众人都在感叹学生会真是好啊,接下来校长的唠叨都不用听。

    03
    一盼儿盼三盼得可算是结束了开学典礼,肖时钦虚脱地摔在宿舍的床上,扬起一阵灰,呛得他直咳嗽。
   
    路过的扫地大妈看到了灰头土脸的肖时钦,爽朗的笑了起来:“小伙子,这宿舍还没收拾完呢!”
   
    肖时钦有点手足无措,又很尴尬,急急忙忙收拾了放下的行李就往走廊尽头走去。他头低的死死的,脸颊的微红还没褪去,就撞到了一个硬实的东西。
   
    “不…不好意思!”肖时钦手里还抱着一沓资料,被这一撞倒是都散在地上,不过他紧盯着那一份纸想要在它掉在地上之前捡起来。

    那是他打算参加机械社的设计稿,可不能让别人看了去。

    不过没成功,在他伸手准备去拿的时候那份设计稿就调了个弯散落在地上,和其他的资料混杂在一起。

    因为时间关系,肖时钦没把设计稿装订起来,而是在右上角折了一下权当固定。所以在那沓设计稿掉落的时候,肖时钦无比悔恨当初怎么没用两三秒钟把他们钉起来。
   
    正当肖时钦想要把那些稿子捡起来放好,却看见那个被自己撞到的人已经捡起那些稿子并且开始看。

    肖时钦猛的一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当然,与其说是熟悉,倒不如说是别致。

    那双大小眼肖时钦今生都不会忘。
   
    当然还有那依旧严肃的表情。感觉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似的。虽然没有年级组长韩老师来的可怕。

    不过如果是王杰希看了就没关系了。就肖时钦来说,他还是相信这个学生会会长是不会窃取他的设计稿的。

    王杰希粗略地翻了翻那沓稿子,心下也是暗暗吃惊。这种思想方法,可以说到了机械社肯定是顶梁柱一样的人物。就算暂时不是社长,但等到原社长毕业了之后,下一任社长肯定就是他了。
   
    王杰希把手上那沓设计稿归齐了之后放在伸出一只手的肖时钦手里,他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轻声说了加油就继续往前走。

    肖时钦转过身把手做成扩音器的样子,对王杰希高声说谢谢。王杰希勾了勾嘴角,没有转头只是伸出一只右手凭空摆了摆,就消失在楼梯转角。
   
04
    肖时钦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地进入了机械社。就像王杰希想的一样,肖时钦一把设计稿给社长看了之后,就成了机械社里的名人。
   
    还有他的社友戏称他跟王杰希一样,都是那种一炮,不,一稿而红的。倒是肖时钦也调笑道:“你这么说怎么那么像一搞而红。”接着引来了整个机械社的笑声。
   
    最近几天是市级的机械竞赛。肖时钦也因为这个,最近几天持续早退。班主任虽然知道这是为学校争光,但每次晚自习都不见人影,这还是有些气人的。
   
    又是一次晚自习,就在肖时钦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班主任叫住了他。班主任姓任,教语文教的挺好的,就是平常就经常会忘事。任老师让班长站上来管一下纪律。结果下面有同学说“今天班长生病了,没来。”
   
    任老师一愣,随后说“那就让副班长管一下,小肖你跟我出来一趟。”下面的同学刚开始只是笑声地笑,顷刻就爆发出一阵神似乔冠华的笑声。
   
    那边的肖时钦轻咳一声,跟老师说:“任老师…我就是副班长。”
   
    气氛尴尬了稍许,任老师最后说了一句“那我的课代表出来管一管。”同学之间站起来一个生无可恋的面孔——正是黄少天。
   
    任老师把肖时钦带到走廊上,苦口婆心地劝着:“小肖啊,你看你这,每次都不去晚自习也不是个事儿是不是?”
   
    肖时钦点点头,认真的跟老师说:“任老师你看,我作业都做了对吧,成绩也没下降是不是,班级活动我也都有参与,所以晚自习不上不会影响学习的啊。”
   
    任老师仔细一想,好像每次作业缺交名单上都没有肖时钦,考试他依旧是班级前三,班级小品大赛什么的还帮班里拿了二等奖。
   
    得,既然啥都不影响,那就随他去吧。任老师大手一挥,就让肖时钦可以不用来上晚自习了。
   
    05
    最后跟老师闹了这么一出的结果是晚到了机械社。等到他匆匆赶到的时候,社长正在门口张望着。就在看到肖时钦的一刹那,那表情跟小羊见了娘一样。
   
    等到肖时钦进了机械社,他才理解为什么社长会是那种表情。社里可谓是一团乱。

因为平时不上晚自习匆匆赶到社里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这次又耽搁了那么一会,也就到的更晚了。社员因为来不及了就自己先行开始讨论。结果出现意见分歧,连社长都拉不住。

这下肖时钦才来,迅速调解了社员之间的矛盾。意见不和是常有的,不过像这次这么激化的矛盾是从来没有过的。

可能是因为临近大赛,每个人压力都很大,也可能是平时就看不顺眼的两个人因为这个分歧而达到仇恨值顶峰。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在大赛前这么争执肯定是不好的。

社长敲了敲桌面,示意社员不要因为这件小事而分散精力。肖时钦从包里拿出今天利用午休和下课时间画的图纸,放在满是零件的桌上。

他轻轻抚平那张珍贵的又薄薄的一张纸,用一只盖着盖子的笔一步一步的说过来。原先还有些吵闹的人们都安静了下来,听肖时钦分析这个设计图。

原来那些许隔阂的因子,都在细致入微的讲解中粉碎、飘散。

门外站着一个人,不过屋内气氛正旺,没有人注意到他。那人微微一笑,离开了。这时候屋内的肖时钦抬起头看了看门口,又摇了摇头继续讲解。

06
比赛前的准备日子总是很快,似是一转眼,比赛日子就已经翩然而来。

周日早上,肖时钦穿好G高的校服,确认带好所有稿子和图纸,抓起桌子上的公交卡和早饭就出门了。

他周末是在家住的,说是家,其实是在学校旁边租的一个房子。一室一厅,不大,但已经够了。他的父母在老家,没有跟着他到这边住,所以长期自己居住也是导致肖时钦养成了做什么都很细致的习惯。

不过这次好像不是那么仔细。等到门合上的一刹那,他想起了家门钥匙还在桌子上。拿出兜里的手机正想给开锁人员打个电话,就看见锁屏上的时间。

要来不及了!

迅速放好东西就跑下了楼梯。炎炎烈日,空气中一丝丝的清凉都被太阳炙烤地干干净净。原来楼道里的些许凉意,在出了铁门后荡然无存。

因为太阳太毒和时间太紧,肖时钦是跑着进地铁的。就算地铁里有空调,但要想一下子缓过来还是个问题。

不过还是在大赛开始前半个小时赶到了。在地铁上,肖时钦一次次地看着手表,在心里祈祷不要出什么乱子。

然而墨菲定律是不会放他的。就在他刚到场的时候,社员就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跟肖时钦解释发生了什么。

而这么做只是让他心上的不安加深一层。耳边翁嗡嗡的,就跟十几个黄少天同时在你耳边说话似的。而且最痛苦的不是这个,而是不得不听还要从中辨认有用的信息。难度有些大。他说:“停!一个人来说,发生什么了?”

结果一个社员跟肖时钦说:“有一张图纸落在机械社里了!现在回去来不及了已经,肖大神能想想有什么办法吗?”

肖时钦听到这话心里一颤,最坏的事果然发生了。他安慰自己,还好不是被撕或者跟被人撞了,不过这似乎并不起任何作用。

他迅速地问主办方要了笔和纸,打算在现场重新画一张。他看了眼手表。20分钟,应该够的。

就在他起手打框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应了一声没有抬头,继续埋头画着。那人也是个急性子,见肖时钦没有抬头,一个生气就过去拽他。这一拽,笔断了。

这或许可以归功于笔质量不好,也可以说因为肖时钦太紧张而握地太重,亦可以说那个人拉得太用力。总之现在这绘图工具没了,还得去问主办方借。15分钟。

“靠,你干什么!”饶是脾气很好的肖时钦也忍不住爆了句粗,眼看就要来不及画完,肖时钦也没办法再忍自己心里的一口气。

这时候,又听见有人叫他。他猛地一回头,才说了一个音节的脏话就这么咽回了肚里。是王杰希。

王杰希衣服整洁头发整齐,肖时钦衣服满是褶皱头发被汗水浸的闪着光,刘海黏在额头上,满是一种狼狈的气息。

王杰希拉起肖时钦的手,把一个折起来的纸放在肖时钦手里。肖时钦心下不解,但还是轻轻地打开了这张纸。是那张图纸。

王杰希说:“我在桌子上正好看见了这个,就带过来了。怎么样,需要吗?”

肖时钦简直不要太感动,他紧紧握着王杰希的手,就是这双手拯救了他们机械社。时间定格在剩下9分钟的时候,不必去计时了,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人都来了。

07
不出意料比赛很顺利,一张张的稿子和一张张的图纸连起来构成了一个装置。虽然只是个设计,不过在场的评委都相信这个东西会在将来的某一天被制造出来。

讲完所有的设计思路和设计,肖时钦长呼一口气,朝着台下坐着的王杰希招手。王杰希也朝他招招手,又指指评委最后把食指放在唇边。

肖时钦理解王杰希的意思,把头转了过去,专心等待比赛结束。

评委在那边小声的念叨,有时候还冒出一些零星的字眼。不过肖时钦一点也不紧张,他对自己的设计很有信心。再说有了王杰希送来的那张图纸,就像整个拼图拼好了最后一块,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图画。

等到所有的人都展示结束,他们才被允许离开。评委一说可以离开,肖时钦就站了起来对着王杰希比了个耶。当然,这样的他一点也不显眼,因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不过王杰希还是精准地捕捉到了他眼里的那一丝喜悦和轻松。

“回去吧,也该写写作业了。”王杰希听见走过来的他说。

08
接下来都是平静的校园生活。不过自从那场比赛之后,王杰希和肖时钦的距离就近了许多。直到最后王杰希告白肖时钦也不觉得惊讶。

同班的黄少天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回答因为他一直以为他们两个就是恋爱关系。

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人,因为最重要的东西而有的最重要的人,因为最重要的人才出现的最重要的东西。

有时候缘分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肖时钦常常想,如果社员没有忘带图纸,就不会与王杰希有关联。如果没有在走廊上撞到王杰希,就不会被王杰希发现去看他。如果自己没有考好中考,就不会与这个高中有丝毫的关系,与王杰希也是。如果自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遇到任何人。

每一个选择都是他和他相遇、相爱的条件,最重要的东西,或许就是缘分吧。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樱井翔官方认证女友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