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张佳乐】花繁锦绣

再夸夸我高产吧。
张佳乐中心无cp向。

0.
要是没有遗憾,拿什么敦促自己继续走在冠军的路上呢?
——张佳乐,十一赛季桂冠时。
《荣耀日报》

1.
夏季的雨总是来得凶猛,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地砸下来。青岛的天气算不上凉爽,接连的降雨让空气都带上了少许黏腻。闷热的天气最合适的,就是吃些凉爽的东西。

张佳乐从宿舍里出来,抽了抽鼻子。这里的空气少说也是吸了几年,夏天的雨水也是历了几轮,可他依旧不能适应这里潮湿的环境。

唉,果然还是地域不和啊!他没在门口多做停留,反而从宿舍里拿了一把雨伞。

那是一把小花伞,一开始张佳乐还不太喜欢它。

——
“不要!这也太娘气了点吧?”

当时张佳乐手里拎着一把花伞,面上毫不掩饰嫌弃神色。一边的孙哲平闻言,借过伞抖开,上下扫了两眼说,“还行。挺好看。”

张佳乐当时就不乐意了,抢过伞用把手捅他的后背,嘴里念念叨叨的,“不是孙哲平你这审美,我有点担心以后百花的绿化了!”

孙哲平乜他一眼,没再说话,而是抖开自己手里的伞,往雨幕中行去。张佳乐气急,也不能淋着雨回去,只好忿忿地撑开花伞,快步追上前面的孙哲平。

时光清浅,一眨眼便转过流年。

再看见它,心头忽然涌上了怜惜。这可是堂堂第一狂剑送给他的!张佳乐心里乐呵地想着,出了宿舍楼。

他的目标是霸图门前的小吃摊。

以前张新杰管着,他没什么机会吃,现在张新杰管不到了,也大可畅怀吃一顿。

青岛小吃味道都合张佳乐口味,尤其是海凉粉,百吃不腻。有时候韩文清都会无奈,拦着他别让他吃出什么毛病来。

张佳乐这下没了束缚,自然是吃到饱。他付了款,撑着伞走上街。张佳乐不急着回霸图,他想把以前逛过的地方再走一遍。

2.
先是最近的小食街。那时张佳乐刚到青岛,有些小的水土不服,基本体现在吃不下东西。经理很头疼,没过一会儿就去安抚一下张佳乐。

张佳乐心头一暖,中午多吃了个菜。没想这事惊动了老板,训练时候还专门趴在后窗口观望。张佳乐没看见,倒是韩文清一个眼神,把老板从训练室旁边赶跑。

后来张新杰在睡觉前告诉张佳乐,霸图旁边有一条小食街,里面或许能有云南菜。张佳乐笑着捶他后肩,说:“没想到啊张新杰,我来之前都勘察好了?”

张新杰一抬手推了眼镜,摇头说,“张佳乐前辈,你该去睡觉了。”

后来张新杰领着霸图一票人轻车熟路地来到小食街,一看就是走过许多遍。绕过了许多小路,几人停在一家昆明菜馆门前。

虽说这里灯火葳蕤,但店面里人声鼎沸。可真热闹。张佳乐想着,快步赶上已经落座的张新杰。

说是云南菜,但其实已经有些要迎合当地的口味,并不是那么正宗。但张佳乐没有说,只是笑着举杯接下了经理敬来的饮料。

挺好的,以后这些人就是队友了。张佳乐环视四周,有生面孔,也有老熟人。笑意慢慢爬上面颊,张佳乐豪气地站起来,举着他的橙汁,说:“我以橙汁代酒敬大伙一杯!以后一起拿冠军啊!”

张新杰率先站起来,于张佳乐的杯子相碰,说,“一起拿冠军。”

叮——。酒杯碰撞声不绝于耳,张佳乐感到了曾经在百花的餍足。那不是对冠军的渴望而赋予的,只是源自一群人。

——他们叫做,队友。

3.
而后是栈桥,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离霸图不算近。张佳乐对这里也颇有些感情,若是有人跟他提到青岛的景点,他第一个想起的必然是栈桥。

张佳乐跟司机师傅道了谢,下车迎接扑面而来的海风。雨已经停了,他也收了伞。雨后的空气算是清新,海风裹挟着咸湿气味而来。

栈桥上没什么人,零散游客已经打算离开。张佳乐踏上栈桥,径自走到桥尾。海天相衔,雨后的天空碧绿如洗,而海水倒映了天空的碧蓝,也是那么的美丽。

张佳乐靠在栈桥的栏杆上,仰头看掠过天空鸥鸟。成群结队,密密匝匝地飞过。他忆起了韩文清带他游览栈桥时候的情景。

——
那时他正要复出,到了青岛第一件事,就是被拽去了各个景点。其他的记不太清了,但这栈桥却是张佳乐记得最深的地方。

他和韩文清带着帽子口罩,整个脸罩的严严实实的。他被韩文清带着绕过一个又一个人,最后到了游客不常去的桥尾。

也一样是鸥鸟掠过,呷呷叫声不停。张佳乐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来了兴致,摘下罩在嘴上的口罩,深吸了一口气。

韩文清知道他要干什么,也没去阻止,只是在心里找好接下来跑出这里的路。

却见张佳乐抬手拢成喇叭状,像是用尽了胸膛里的空气,爆裂出极为响亮的呼喊。

“霸图!!总冠军!!”

不少游客回头观望,韩文清不管那么多,在某个粉丝高喊“张佳乐!”的时候,拽着他离开了这个地方。

两人都不是什么运动健将,刚跑出包围圈就气喘吁吁,但张佳乐笑得开心,清隽的眉眼有着抑制不住的愉悦。

随他去吧。韩文清这么想,也微微勾了嘴角。

4.
张佳乐逛了一圈,觉得没有什么重要的,便又叫了辆车回霸图。

门口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身着霸图的红黑队服,正张望着等待什么。为首的是韩文清,在他身侧靠后一些,是张新杰。剩下的霸图队员和工作人员都在张新杰身后,缄口不言。

张佳乐下了出租就见这个场面,也是颇为心惊。他摆摆手,问张新杰,“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张新杰很严肃,推了眼镜告诉张佳乐,他们在等他回来。张佳乐有些惊讶,不过又是了然。

——明天,就是退役的时候了。

张佳乐知道,他不再拥有能力在赛场上拼搏。那些年好像燃烧不尽的精力,在他触碰到冠军奖杯的时候,消失殆尽。

他鼻尖有些酸涩,眼眶一红赶紧揉揉鼻子做掩饰。张佳乐快步走到韩文清面前,抬手与他来了个巨大的拥抱。然后是张新杰,宋奇英,……

与那些朝夕相处的人们,来了个满含爱意的拥抱。他笑嘻嘻地招招手,率先进了霸图小院,说,“你们怎么还不进来,站那等着吹风啊?”

张新杰低头浅笑,再抬首已经又是严肃的面容。他紧随张佳乐身后,与张佳乐一前一后进了办公楼。

韩文清一挥手,一群人一哄而散,回到各自的岗位上。

同平日无异。

5.
一早,迤脆鸟鸣把张佳乐拽了起来。他在镜子前审视了自己的妆容,还算满意。镜子里挺拔的小伙,眉目间不同往日的阴翳,整个人倒是灵动了许多。

上次照镜子是什么时候了?张佳乐微微蹙眉,想不起来。手腕翻动就打完了领带,这个原本生涩的动作现下也是万分熟练。

唉,老了,老了!张佳乐摇头,穿好了身披数年的霸图队服。

——
他退役发布会是在下午,他还有一个早上可以挥霍。最后的时候,倒是没那么多矫情的想法,只是想再去看一眼训练室。

那是职业生涯中,最平凡又最重要的地方。

在这里他曾跟张新杰因为战术发生争执,跟韩文清因为配置展开讨论,跟林敬言因为失误而被整体批斗。

张佳乐缓步走过电脑台侧面,手指划过每个边角。电脑屏幕漆黑,映出他那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和挂在中指上的冠军戒指。

再没遗憾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训练室,关上了墙壁上的开关。霎时,一片漆黑。随着啪嗒的关门声,张佳乐离开了这里。

——
发布会现场不是火热的,有些冷冰冰,就像职业联盟对即将退役的老将一般,不曾留有温度。可是张佳乐却希望现场能过热火一点,也算对自己走过十年的祭奠。

他没有什么遗憾,就算有,那也是过去。

记者席上都是人,更有没有抢到座位的站在一边,手里依旧攥着细长的录音笔。他们一个个面容不同,但神色基本相同。

——那是对一代神话没落的遗憾。

张佳乐饶是心态乐观,也不免有伤春悲秋的情绪。谁又不想一直征战在这片战场呢?他甩甩辫子,扯出来一个笑容。

不过能在离开之前了了多年的心愿,也不算白来一趟。

冠军戒指被他贴身放在口袋里。衬衫上紧贴胸口的小兜,容纳了张佳乐十年的青春。

他挽上外套的袖子,看了看手表。还有一分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在张新杰的耳濡目染之下习惯了腕上的手表。

习惯真是可怕。他在心里叹了句,旋即在椅子上换了个更加舒适的姿势。

并不是第一次参加退役发布会,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张佳乐心里也是有数。不同于第七赛季的跌入谷底,这次倒是算触底反弹。

——
随着新闻官点了最后一位记者,张佳乐的退役发布会也即将结束。

“张佳乐前辈,您在比赛场上的表现有目共睹,以您的状态再拼个两三年也不成问题,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退役呢?”

张佳乐心底暗笑这记者真不愧是新人,直接挑明了那么多老人互打太极问出来的问题。

新闻官站在一边,偏头去看张佳乐的表情,没有在他脸上发现一丝不愉快后松了口气。新人还是太过于莽撞了啊。

张佳乐清了清嗓子,把面前话筒拨到嘴边,“我应该鼓励你问出这个问题。”他笑着继续说,“我想,你们现在这么努力工作,一定是有什么遗憾吧?”

“我对职业赛场遗憾几近数不过来。孙哲平的手伤,二赛季错失的冠军,当时年少轻狂的放浪形骸,对小远和昊昊的培养。还有很多。”

“可是这些遗憾敦促着我继续奋斗,向着冠军的方向拼搏。”

“可现在我已经了却了这些年亏欠他们,亏欠自己的所有。我已经没有精力,或是说遗憾再发挥出那种巅峰时期的状态了。”

“我不遗憾,也不后悔。”

6.
张佳乐退役了,各大报纸上板面的一半都是张佳乐最后说过的话。

“若是没有遗憾,拿什么敦促自己走在冠军的路上?”
-end-

评论
热度 ( 31 )

© 樱井翔官方认证女友V. | Powered by LOFTER